射在皮裤上

罗兰在门口缓缓停下。
他没有伸手敲门,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这是一个表明自己身份的方式。射在皮裤上
在罗兰成功通过对教授的认知检定之后,教授就能通过结界的反馈反过来得知罗兰的存在;而在罗兰站在维克多教授门前以后,教授的事件感知结界就得知了这件事。射在皮裤上
就算罗兰开启希格斯的注视也不能阻挡这种感知。因为教授的感知是感知事件,而非是直接查探某个人本身。就像是一句话里某个字被屏蔽了一样,虽然有时候会影响到阅读的连贯性,但仅凭大致句意,差不多也能推算出那个原本被屏蔽的字究竟是什么。
不过罗兰并没有开启希格斯的注视的理由。
他所要做的,就是表明自己无恶意。射在皮裤上
稍微等待了一小会,门就自己打开了。射在皮裤上
“……请问你是?”射在皮裤上
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一脸困惑的打开了门。
他的头发是有些泛黄的银白色寸头,五官不精致也不夸张,看上去无论是相貌还是声音亦或是年龄都正好是人类的平均水平。

剧情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