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插进来啊好爽剧情

律师甘祖赞(谢天华 饰)与刑事检控官况天蓝(杨怡 饰)本是同居情侣,但一次求婚不遂令两人分手收场,不过命运弄人,祖赞刚转职成为刑事检控官,再度与天蓝共处,但二人办案手法截然不同,加上新秘书祝双悦(王君馨 饰)的介入,令恶劣的关系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但祖赞为拒婚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孰知天蓝真的另有隐情……另方面,父亲甘保祥(许绍雄 饰)收养的孤儿甘波地(森美 饰)与祖赞情同手足,波地身为重案组探员经常与祖赞有合作机会,在一次行动中更认识了卧底探员艾美辰(陈敏之 饰),两人水火不融但互补长短,波地决定不理身世向已有未婚夫的美辰展开追求,正当各人为前路踌躇之际,一宗女富商庞铁心(陈炜 饰)牵涉的谋杀案让他们共同经历了艰巨和凶险的一役……©豆瓣

啊插进来啊好爽相关视频
  • 四重奏
    共10集,完结

    四重奏

    Quartet,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松隆子,满岛光,高桥一生,松田龙平,吉冈里帆,富泽岳史,八木亚希子,坂间大介,罇真佐子,尾形一成,菊池亚希子,宫藤官九郎,藤原季节,高桥源一郎,前田旺志郎,中村优子,约希纳里·茨士,高桥玛莉润,永岛敬三,浅野和之,平原哲,安藤轮子,森冈龙,大森靖子,阿部力,大仓孝二,木下政治,五十岚信次郎,筱原友希子,坂本美雨,远藤璃菜剧情,爱情,悬疑,日本剧,日本

  • 污泥
    超清

    污泥

    污泥泰伊·谢里丹,马修·麦康纳,瑞茜·威瑟斯彭,雅库布·洛弗兰德,山姆·夏普德剧情,剧情片

  • 暗夜慌踪
    超清

    暗夜慌踪

    暗夜慌踪田宇鹏,姜永鹏,方川剧情,悬疑,恐怖,恐怖片

  • 我是车模
    超清超清国语中字

    我是车模

    李冰,孙阳阳剧情片,剧情

  • 大明奇冤
    超清

    大明奇冤

    真实的潘金莲剧情,喜剧,古装,剧情片

  • 阔少家的小魔头
    超清

    阔少家的小魔头

    阔少家的小魔头徐丁,朱娅喜剧,爱情,喜剧片

  • 墙壁之间
    超清

    墙壁之间

    墙壁之间FrançoisBégaudeau,AgameMalembo-Emene,AngélicaSancio,ArthurFogel剧情,剧情片

  • 新相亲大会 第五季
    更新至20210411期

    新相亲大会 第五季

    新相亲大会 第五季2021,新相亲大会 第五季伊能静,袁咏仪,王耀庆爱情,真人秀,国产综艺,大陆综艺

  • 唐伯虎之醉美人
    超清

    唐伯虎之醉美人

    唐伯虎之醉美人贾宇宸剧情,剧情片

  • 转运一线牵
    超清

    转运一线牵

    剧情片,剧情

啊插进来啊好爽相关问答

法网狙击中纪慕芝的案件最后结果

链接:  提取码: 4h4x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如果资源不正确,或者版本不正确,欢迎追问



谁知道法网狙击的全部剧情?

第1集 - 同居情侣 同场对垒甘祖赞与况天蓝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同居情侣,两人分别从事检控与律师的工作,同是法律界的精英。祖赞为一宗蓄意伤人案件作被告的辩护律师,而他只是略施小计便令原告人原形毕露其丑恶本性。祖赞工作完毕後立即赶往与天蓝会合,打算与她共晋午餐,可惜天蓝忙得不可开交,令祖赞大感没趣。客似云来的祥祥茶餐厅突然遭流氓捣乱,更要求收取保护费。老板甘保祥与流氓对抗,其子波地与祖赞合力吓退流氓。波地见三流氓落荒而逃,於是拼命狂追,波地与流氓一轮追逐下,终把三人制服,三流氓亦被波地的拼命举动吓得目瞪口呆。在律政司的例行会议中,透视天蓝因检控工作忙得未有时间陪伴祖赞,两口子只有晚上短暂的温馨相处,但一样乐也融融。律政司收到一凶杀案的检控工作,天蓝负责提出起诉,波地将疑凶正雄的资料交给天蓝。 波地把案情告知天蓝,她看罢死者的照片後,发现凶器竟不翼而飞。波地与同僚尚京两人到死者维夫的家中,找其太太祝青问话。祝青指维夫患有情绪病经常虐打她。祖赞受托 担任辩方正雄母亲与保祥认识,即找保祥联络祖赞为其子担任辩护律师。祖赞到羁留所与正雄见面,正雄极力否认案件与他人有关,令祖赞心中生疑。祖赞魅力 吸引艳女祖赞与尚京等人在酒吧消遣时,艳女以为祖赞对自己有意,借醉向祖赞投怀送抱,反令祖赞哭笑不得。祖赞为助正雄洗脱谋杀罪,在法庭上不断质疑证人的口供,更找来专家医生与维夫母亲作证,直指证人说谎,质疑正雄的杀人动机是受他人指使。天蓝与祖赞对簿公堂,两人互不相让,针锋相对,上演一幕同居情侣同场对垒。 第2集 - 庭上扮晕 乘机搜证正雄召祖赞见面,更气愤地质问他为何要拖证人後腿,令她成为嫌疑犯,祖赞直说目的就是为了助正雄洗脱谋杀罪。愤怒的正雄指要把祖赞撤换,不需要他继续为自己辩护。祖赞对正雄不顾一切也要维护祝青大感疑惑,更劝天蓝在做检控工作时向这方面著手调查。祖赞突然收到旧女朋友Bella的来电,Bella与祖赞见面时忽然变得热情如火,令祖赞大感尴尬。波地等人为祖赞的生日送上惊喜,使祖赞啼笑皆非。祖赞细心地送上一对猫头鹰玩偶予天蓝,令她高兴不已。波地查出祝青曾在一按摩店工作,决定到按摩店找祝青的同事详细查问。祝青的旧同事怡对波地的热情招待,令他大感吃不消,最终只好表露自己的警察身分。波地发现 秘密内情正雄得知秘密内情,不禁大为惊愕。正雄母亲多番劝说下,终令正雄再次起用祖赞担任辩护律师。祖赞找来怡与祝青的情夫健上庭作证,正雄不禁面色一沉,愤怒得咬牙切齿。天蓝反驳证人怡的说话口供,认为怡因借钱不遂而诬告祝青。正雄痛心自己遭祝青利用,祖赞乘机劝他讲出事实的真相,正雄於是把杀维夫的过程向祖赞说明。正雄表示自己错手杀死维夫後,曾致电给祝青,祝青与正雄见面时劝他向警方自首,以图获判较轻刑罚。祖赞震滔 两雄再遇祖赞与天蓝在会所内遇见震滔,震滔气焰嚣张地向两人介绍自己的徒弟柏宏,指他将担任第二被告的辩护律师,祖赞却一脸处之泰然。因波地已寻获杀人凶器,加上案情出现新证供,令第二被告成为杀人主谋。柏宏在庭上对正雄的证供提出质疑,但祖赞针锋相对,令柏宏一方大为不利。双非孕妇 成为租客保祥有一空置单位出租,七婶即提议保祥租给她的亲戚暂住,保祥答应後才知七婶的表侄女菲菲是双非待产孕妇。菲菲入住保祥的空置单位後,经常自恃大肚有孕,而向保祥肆意使唤,保祥心感不满但又却处处忍让。菲菲夜半肚饿,於是又要保祥借杯面给她充饥,保祥与波地不禁大感烦厌。天蓝发现祝青佣人佳姐听力有问题,即质疑佳姐口供的可信性,令柏宏无从辩驳。柏宏代表祝青提出交换协议,第二被告愿意承认一项串谋杀人罪,祖赞与天蓝同感十分诧异。天蓝不甘让祝青判处较轻的刑罚,却又找不出更有力的证据来提出对祝青的检控,不禁大表无奈。 第3集 - 菲菲被指 伪造文件祖赞在庭上助天蓝拖延时间,终令天蓝在重要关头获得新证据。祝青被控是杀人主谋,不禁激动得在庭上大声呼冤,直指正雄为求脱罪将罪名推於自己身上。波地成功助天蓝检控成功,其上司定龙却独揽功劳,众人与保祥得知後均替他大感不值。定龙要波地跟进公园毒品交易案件,波地遂往公园实地查探一番,波地看见有可疑人物出现,正想上前调查时,作艳女打扮的美辰突然捉著波地的手放於自己胸前,然後大喊非礼,令波地大吃一惊。美辰之後又莫名其妙地放开波地追捕毒贩,波地气得紧随其後,更捉著美辰问个明白,美辰终表露自己的警察身分。波地助美辰捉毒贩,纠缠间波地差点堕楼,美辰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拉著波地的裤子以防他堕下。波地的裤子终被扯烂,更为此出丑於人前而被传媒大肆报道,令他感到无地自容。美辰向波地道歉,但只换来波地一脸怨恨。翌日波地回到茶餐厅,发现各街坊一看到自己便掩嘴偷笑,令他大感尴尬,波地更发现自己出丑甩裤的片段遭人放上互联网,心中对美辰的怨恨更是有增无减。天蓝祖赞一起参赛天蓝相约祖赞一同参加拥抱慈善筹款大赛,与律政处各人一拼高下。天蓝与祖赞留意到其中一对年迈的夫妇也参加了比赛,不禁对他们参加的原因大感好奇。老夫妇向他们道出参加比赛的原因,是纯为鼓励因车祸而意志消沉的孙儿,天蓝与祖赞深受感动,两组人更互相鼓励。保祥与波地看见电视直播比赛,即赶往现场打气。波地到达现场後竟与美辰再次相遇,原来美辰正是天蓝的大学学妹,结果波地整天沉著脸对著美辰。天蓝与祖赞坚持到最後,与老夫妇互争冠军,但老夫妇的孙儿还是情绪低落地坐在轮椅上,不发一言。蓝一觉醒来,即收到古天的短讯。天蓝高兴地与古天见面,两人闲话家常,消磨了一个上午。天蓝乘机提醒古天要前往医务所作检查,但古天一脸忧心地说不想前往,结果天蓝硬拉古天离去。波地美辰冤家路窄祖赞找波地消磨时间,波地又再在街上巧遇正在巡逻的美辰。波地本来弃置到垃圾桶的废纸被怪风吹到美辰面上,美辰顿时被芥辣及番茄酱弄得满脸。美辰认为波地有心作弄自己,要票控波地随地乱抛垃圾,两人关系更形恶劣。保祥接手照顾菲菲七婶在工作时受伤,保祥只好代她接菲菲前往医院作产前检查。菲菲得悉七婶受伤,即口不择言地指责保祥刻薄,令保祥大感冤屈。菲菲自恃有身孕而把保祥随意使唤,令保祥更觉菲菲讨厌。菲菲在巴士上霸道的行为引起乘客的不满,菲菲不但不觉自己有错,更指香港人小事化大,令在场的保祥大感尴尬。菲菲为想不用排队检查,故意抱著肚子大喊肚痛,结果终令她如愿以偿,能提早入诊室接受检查。医生发现菲菲所持的预约分娩纸与医生纸是伪造,欲报警告发时却被菲菲及时制止。菲菲向中介人罗阶追讨责任,罗阶诚恳地表示只是一场误会,更要求菲菲多加费用转到私家医院待产。保祥无意中得悉菲菲原来是逾期居留,气得立即赶她离开其单位,但菲菲以保祥收了租金为由拒绝迁出。 第4集 - 力劝女儿 放弃警职美辰被调任跟随波地工作,波地故意戏弄美辰但反被她的聪明轻易拆解了。保祥被指将菲菲推下楼梯以致令她受伤昏迷,波地立即前往了解情况,中介人罗阶直指是保祥推跌菲菲,七婶亦同作证人。保祥不甘被屈,大声呼冤指罗阶谎话连篇,更表示罗阶与菲菲曾有争执。结果众人被一并带往警署调查,保祥激动得将自己赶走菲菲的经过说出。菲菲不肯搬离其单位时,保祥看见罗阶到访,更见两人为安排菲菲生产一事而起争执,保祥不胜其烦正欲报警求助之时,却得知菲菲已倒地昏迷。但罗阶却向警方表示并没有与菲菲争执,而自己刚到达大厦楼梯时已看到菲菲晕倒地上。七婶证实罗阶是与自己同时看到菲菲,因此证供对保祥十分不利。祖赞担忧胜算不高保祥回到家中一脸不忿,指罗阶与七婶诬告自己,更直言有祖赞为自己辩护必能洗脱嫌疑。祖赞不想保祥担心,只好陪笑表示有十足胜算,但心知形势其实不利於保祥。祖赞到医院了解菲菲情况,但她仍是昏迷不醒。祖赞忧心忡忡地在家中研究如何替保祥辩护,天蓝以检控官角度向祖赞提出质问,协助他刺激思维。定龙以避嫌为由阻止波地跟进保祥的案件,但波地私下暗中调查。因美辰是波地下属,只好一直跟随波地到元朗找罗阶问话。罗阶拒绝与波地合作,更埋怨波地害他未能工作,但波地与美辰仍对他死缠不休。美辰义助波地解困罗阶向孕妇介绍劏房租盤时,波地又再出现,罗阶忍无可忍向波地攻击,自己却因此跌在地上,更大声高呼警察打人,美辰不发一言任由罗阶发难,偷偷拍下了他的无赖行为,替波地开脱了嫌疑。美辰为波地办妥了定龙所吩咐的工作,波地不禁开始改变对美辰的态度。祖赞在庭上为保祥辩护时,突然收到菲菲甦醒过来的消息,便立即要求押後聆讯。波地赶往医院替菲菲录口供,但菲菲竟记不起案发时的情况,更想不起是谁人推她下楼梯。保祥得知菲菲的说法後大感失望,祖赞与波地见保祥甚是沮丧,甚感担忧。菲菲忽然富贵起来,更转到私家医院排期待产,更大模斯样要内地的丈夫与朋友到访。菲菲与众人在病房内打边炉,令其他孕妇甚感不满。祖赞到医院探望菲菲时,问她何以忽然大洒金钱,菲菲却支吾以对。保祥重遇昔日情人保祥与多年前的旧情人绮霞重遇,保祥对绮霞还是一贯的情深,但可惜绮霞已拥有幸福的家庭。绮霞的丈夫东辉见保祥出现,即大呷乾醋,两人成为斗气冤家。东辉不想女儿美辰继续当警察,不断劝女儿回家协助打理生意,但美辰拒绝了父亲的要求。波地为找出新证以协助保祥脱罪,日以继夜地跟踪罗阶。波地发现罗阶与菲菲的丈夫过从甚密,疑心顿起。原来菲菲扮作失忆,向罗阶暗中敲诈一笔,好让儿子能在私家医院出生。菲菲想好了计划,打算在生产完毕後便向警方告知是自己不小心跌下楼梯了事,企图在罗阶身上榨取好处。祖赞再到医院劝菲菲在庭上道出真相,但菲菲不听劝喻更把祖赞赶走。 第5集 - 童党欺凌 璇堕楼死 菲菲为保祥一案作供时,仍贯彻早前的口供表示因头部受到撞击而记不起案发经过,祖赞为刺激其思维,特意在庭上播放了有关她丈夫的短片。菲菲看後愤怒不已,更在庭上失控狂骂成昆,结果更激动得被送往医院。菲菲要面对被起诉的命运,夫妇两人愁眉不展,七婶亦惭愧自己害苦了保祥。童党害人天蓝不忿祖赞陪伴天蓝一起到伤健老人中心当义工时,遇见一群童党正欺凌一少女学璇。学璇被众人报复而堕楼身亡,祖赞与天蓝看见事件发生而吓得目瞪口呆。一众童党被带到警署问话,众少年均表示是学璇自己心中有愧才以死谢罪。天蓝负责为学璇的案件负责检控工作,郭正提醒她要以不偏不倚的角度来对待此案。因没有目击者挺身而出指证童党的首领震烈谋杀,律政司只能以「协助他人自杀罪」来控告震烈,天蓝认为指控过轻,替死者不值。天蓝为想多了解众童党的背景,再次重临案发现场。天蓝目击童党的行为感到心酸不已。但另一方面,震烈更大言不惭地指学璇死有馀辜,天蓝听後极不齿震烈的言行。祖赞要为公务而需要到上海工作,却仍不忘劝天蓝勿因工作而忘却休息。菲菲打算弃婴潜逃菲菲的初生婴儿发现患上重病,菲菲得知後伤心又难过。菲菲的丈夫成昆不想为婴儿的未来承担医疗费用及责任,竟拉菲菲一起偷走,企图潜逃回内地。波地收到情报後,立刻赶往码头追截两人,结果更与美辰双双堕海。祖赞为爱 放弃出差天蓝为学璇一案出庭,震烈的辩方律师向法官力陈震烈年少无知,才在言语间令学璇堕楼自杀。辩方律师找来证人为震烈求情,天蓝心知胜算甚微。祖赞担心天蓝为工作废寝忘餐,情愿放弃上海的工作回港照顾天蓝,令天蓝甜在心中。祖赞看见天蓝累得在车上呼呼入睡,对她感到甚是怜惜,忽然让祖赞有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萌生起来。祖赞拒绝 天蓝邀约天蓝的苦心并未白费,终为学璇一案作出了圆满的了结。祖赞以为天蓝胜出了官司会感到高兴,但天蓝却为学璇失去了生命而感到唏嘘。天蓝为答谢祖赞的照顾,欲邀约祖赞一起吃饭庆祝,可惜祖赞却有要事要办而未能相伴。美辰与天蓝在闹市中穿梭,两人在一商场大银幕前停下,天蓝惊见早前捉弄祖赞的片段在银幕上播放。天蓝与途人对祖赞露出的狼狈相,都忍俊不禁…… 第6集 - 众目睽睽 向蓝示爱 祖赞手持鲜花在人群中出现,引来了极大哄动,天蓝未料祖赞有此一着,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正当各人等待着天蓝首肯答应之际,天蓝却推开人群冲出逃走,祖赞与波地等人不禁呆立当场。祖赞未有想过自己会遭天蓝拒绝,脑内变得一片空白,大感难以置信。天蓝跑到无人的角落停下痛哭,心情矛盾不已。冷静过後,天蓝主动约祖赞见面,天蓝未敢把心中的疑虑告知祖赞,祖赞亦未有再向天蓝迫问有关原因。祖赞与天蓝虽然没有吵架,但心里难免忐忑不安。波地原是保祥养子菲的儿子病情恶化,波地得悉後情绪激动不已,美辰不明白波地何以每次提到菲菲的婴儿时,即情绪失控。原来波地并非保祥的亲生儿子,而是保祥从球场捡回来的弃婴,波地亦一直感激保祥把自己抚养成人。祖赞在闹市的片段被网上疯传,各网民争相评论此事,却一面倒支持祖赞而大骂天蓝的不是。天蓝见清洁工人对她窃窃私语,才惊悉自己已成为了城中热话的主角。祖赞欲告知天蓝有关情况,但天蓝只以短讯回覆自己快上庭。两人未能对话,令祖赞更是担心天蓝会受此事影响。祖赞成了各女士心中的万人迷,波地更把天蓝被网民恶搞的照片给祖赞观赏,祖赞看後眉头紧皱。天蓝在法庭工作时,看到上至法官,下至证人也对她笑得不怀好意,令天蓝大感尴尬,好不狼狈。掩饰身分扮作妓女郭正劝天蓝放假休息,让她收拾心情後才重新投入工作。天蓝通知祖赞将会休假散心,祖赞本想陪伴她,但却遭天蓝拒绝。波地等人为查案而要扮演不同人物,在通缉犯会出现的范围守候,美辰扮作妓女掩饰身分时,遭好色男出言搭讪,令她感到不胜烦厌。东辉刚巧途经此地,在车上看到美辰的打扮後大吃一惊。美辰看见父亲追著自己,急得走上大厦避开,未料东辉仍穷追不舍。波地见通缉犯出现,即吩咐美辰走避以免打草惊蛇。东辉不识时务跟随而至,却遇上通缉犯与波地等人开枪驳火。辉经历枪战吓得惊慌大叫,之後东辉气得要美辰辞去警务工作,美辰依然不肯就范,更找母亲绮霞代为求情。祖回茶餐厅时,波地告知天蓝在长洲的行踪,祖赞即赶到长洲找天蓝。祖赞误会天蓝变心原来天蓝找了古天陪自己散心,两人谈及往事,令天蓝又勾起了悲痛的回忆……天蓝的母亲姨母与姊姊均相继病逝,而天蓝一直未能走出也有机会患病的阴影。古天本是天蓝姊姊的主诊医生,後来两人更成为好友。古天得悉了天蓝拒绝了祖赞的事後,劝天蓝把实情告知祖赞,但天蓝还是犹豫不决。祖赞满心高兴地赶到长洲,却让他看见古天与天蓝共处一室。祖赞看到此情景後伤心悲愤,更一怒离去。 第7集 - 谈判破裂 结束关系祖赞误会天蓝另结新欢後,只得黯然离开长洲。祖赞冷静地在上船前致电天蓝欲问个明白,但阴差阳错下又未能联络上她,令祖赞认定天蓝有心避开自己,两人的关系渐生裂痕。祖赞因情伤而找波地等人陪自己借酒浇愁,更到卡拉OK狂欢,结果喝得酩酊大醉。天蓝经过古天开解後,决心向祖赞坦白。天蓝回到家中见祖赞醉得不省人事,即温柔地走到床前叫醒他,岂料天蓝却看见了……两人结果再生口角,天蓝更不理祖赞解释拂袖而去。祖赞百词莫辩,痛苦无奈。祖赞天蓝 分手收场美辰的兄长家荫以为有贼入屋,欲与之搏斗,结果反被美辰以球棒打伤。原来美辰因当更的关系经常夜归,故认为与家人同住甚不方便,更为此萌生了搬出独居的念头。美辰找绮霞商量有关搬家一事,绮霞无奈下答应协助女儿向东辉游说。绮霞亲自为美辰寻找租盤,却又因此让她遇上保祥。美辰入住保祥单位保祥把自己有屋出租一事告知绮霞,绮霞得知後甚感高兴,更爽快地提出为美辰承租了保祥的单位。绮霞把好消息告知美辰,美辰决定即日便搬到新居居住。天蓝自与祖赞分手,经常神不守舍,古天抽空到天蓝家陪伴,令她大为感激。古天陪伴天蓝购物散心时遇上祖赞,结果两人关系更形恶劣。波地因肚子突然剧痛而需要如厕,但祖赞却早已占用了家中厕所。无可奈可下波地只得走到隔邻保祥放租的单位。不久後美辰与波地撞个正著,结果…… 波地埋怨保祥不早说出美辰已租下隔邻单位一事,令他出丑人前感无地自容。祖赞选择到律政司担任检控的工作,天蓝与祖赞做不成情侣,却成为了同事。祖赞的痴心钻石王老五形象吸引了不少女职员的垂青,天蓝看在眼中,大感不是味儿。祖赞调查伤人案件祖赞为一宗伤人案作检控工作,事主为一健壮大汉彪,而彪的口供指出孱弱的志文正是袭击自己的凶手。彪与志文曾因排队购买波鞋一事而起争执,但志文与他儿子启熙的口供一致否认有袭击彪的行为。祖赞看过录影片段,观察启熙录口供时的状态,亦未能判断出谁是谁非。柏宏担任志文的辩护律师,逐一攻击彪证供上的疑点,令检控一方处於下风。祖赞无意中在公园看见启熙与另一小孩争执,志文出言劝止却反被启熙埋怨,祖赞把启熙的行为全看在眼中…… 第8集 - 三人成为 新实习生城中名人世邦被交通警检控危险驾驶罪,其姊铁心即找来震滔为世邦担任辩护律师。震滔更准备了大量文件作证据,为世邦洗脱指控,改判较轻罪名。张秉身为外判检控官出师不利,未能成功让世邦入罪。震滔在酒吧内遇上祖赞等人,即意气风发主动上前寒暄,更直指祖赞在志文的伤人案中胜算不高,但祖赞只是淡然应对。柏宏教志文一一拆解祖赞在庭上的盤问,令祖赞的检控工作处於下风。祖赞决定孤注一掷,向郭正提出找启熙出庭作证的要求。郭正对祖赞的判断并不乐观,认为启熙不会指证父亲伤人。祖赞在庭上向启熙严厉迫问,使启熙惊恐得嚎啕大哭,法官亦对祖赞的行为甚为反感,更出言斥责。天蓝不齿 祖赞所为祖赞成功完成对志文的检控工作,心情愉快地前往用膳,在餐厅内遇见天蓝,即有礼地问天蓝能否一起用膳,岂料却换来天蓝冷言相对,令祖赞甚不好受。郭正知道天蓝为祖赞在庭上恶言盤问小朋友一事而冷待祖赞,亦感到祖赞受了委屈,但祖赞始终认为自己的判断正确。志文成为了阶下囚,祖赞带启熙到羁留所探望他。志文未有责怪祖赞令自己入狱,反而感激祖赞帮忙。波地庭上连环犯错东辉受伤一事被传媒报道,尚京等人才知美辰原来是富家女。众同事对美辰评头品足一番,各自盤算着如何向美辰展开追求。尚京想约美辰看电影,可惜美辰要陪伴绮霞而拒绝尚京的邀约。波地吩咐尚京为他准备於下午自己上庭时需要用的文件,尚京爽快答应。美辰到泳池游泳,尚京、摩斯、学力亦一同前往,各人尽展魅力希望能吸引到美辰的注意,但美辰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波地找不到所需的上庭文件,以至延误了上庭时间,令法官英甚为不满。波地赶到庭上为案件作陈述,岂料又拿错了文件,幸得美辰及时赶到解围。波地在庭上再三疏忽,令英大发雷霆,罚波地在证人房内反省,引来旁听者哄堂大笑。绮霞买下了大量补品带到美辰住处,美辰表示自己甚少煮食,保祥即热心表示会为美辰代劳。波地走过美辰家,听见美辰高谈阔论,即以为美辰在保祥面前说自己的丑事,於是气得不问因由就责骂了美辰一顿。美辰知波地不高兴,努力哄他平息怒火,两人的友情亦渐渐滋长。祖赞出言指导奕行奕行、德华与伟业三人被选作律政司的实习生,奕行见途人险被店铺的水迹滑倒在地,即自信满满地上前给予法律意见。祖赞善意地提点奕行,不要随便鼓励以打官司解决事情,免得劳民伤财,但奕行对祖赞的说法不以为然。奕行等人遇上身材出众的慕芝,天蓝刚巧站在众人身旁,看见奕行等人色迷迷地望向慕芝,不禁对三子的印象大打折扣,更劝慕芝小心,但慕芝却不明所以。波地等人奉定龙之命协助O记跟进械劫案的通缉犯,怎知众人一到达後便与犯人展开枪战…… 第9集 - 祖赞助源 平反冤案波地与美辰合作无间,经过一轮苦斗後,成功将两名通缉犯制伏。尚京、学力与摩斯等兴奋地以为立下大功之际,岂料定龙却要他们将所拘捕的犯人交给O记处理,众人不满却又不得不服从定龙的命令。波地等人离去,赫然发现一女屍被弃置於後巷冷气槽。波地随即向定龙报告事件後,便立即著手调查此案。鉴证人员经过初步验屍,认为死者是遭人杀害後移屍至该处,发现屍体地点并非凶案第一现场。夜以继日的的工作令尚京等人疲累不堪,但波地与美辰还是精力旺盛地分析死者资料,但可惜仍毫无头绪。初上法庭慕芝紧张祖赞与天蓝展开对各实习生的培训,要众人撰写一些案件的法律意见书。天蓝找慕芝为她作上庭的助手,慕芝喜出望外,却又担心未能顺利驾驭工作。天蓝见慕芝上庭前十分紧张,遂教她一些舒缓心情的方法,慕芝感激天蓝的体贴。慕芝初次上庭错漏百出,天蓝不但没有责备她,更教慕芝以一元硬币作护身符,慕芝不禁庆幸自己遇上良师。祖赞因工作忙碌而吩咐奕行代他通知陈督察稍事等候,奕行竟自信地与陈督察分析袭击伤人案的案情,更给予他法律意见。奕行莽下判断指可控告疑犯重罪,祖赞听见奕行的说话後不禁一怔。祖赞训斥奕行未有完全分析案件,便胡乱给予法律意见,奕行无言以对沮丧不已。祖赞回到天蓝家拿回刮胡刀时,又看见古天在天蓝家出现,古天则大表尴尬。古天出手澄清关系祖赞与天蓝其实并不想舍弃与对方的感情,但古天的出现与种种的误会却为两人形成一道无形的墙。古天看在眼中,决定找祖赞说个明白。古天因天蓝的私隐问题不便向祖赞透露有关她的内情,但仍努力澄清自己与天蓝只是纯友谊关系,力劝祖赞不要放弃与天蓝的感情。美辰见查案多时,也无法找到有关被害者小珍案发经过的头绪,於是决亲自尝试感受小珍生前的点滴,希望藉此有突破发现。波地得知美辰的行动後,与众人暗中保护美辰,结果美辰差点打伤尚京,但却高兴众人对自己的关心。律政司的秘书Sophia退休,新秘书双悦即将取代她的工作,奕行等人看见双悦的美貌,都暗暗赞好。双悦为各同事送上自制朱古力作见面礼,祖赞赞赏双悦的手艺,令她高兴不已。双悦误收 祖赞花束古天自作聪明地代祖赞送花给天蓝,天蓝得悉後责怪古天多此一举,祖赞亦大为愕然。阴差阳错下花束落到双悦手上,令双悦真的以为祖赞送花给自己,顿时心花怒放。祖赞从波地口中得悉後巷劫杀案的手法,感到似曾相识,即联想起三年前的一宗杀人案。祖赞三年前曾为疑犯炳源当辩护律师,可惜未能为他脱罪,炳源更因杀人罪成而被判终身监禁。祖赞一直认为炳源的案件有疑点,但却找不到有力证据助他洗脱嫌疑。直至小珍之死与当年凶案死者有些共通点出现後,祖赞肯定凶手另有其人,决心替炳源翻案…… 第10集 - 双悦向赞 借故亲近 美辰忆起曾见过一名冷气维修技工,决定调查其背景,希望能找出凶案的端倪。波地等人发现冷气维修技工会友三年前曾在佳妮的遇害地点大厦工作,者的巧合令众人推测会友与两宗兄案有关。凶徒现身美辰遇袭美辰一人跟著会友走到街角后巷。美辰转入后巷即被一幪面人偷袭,美辰极力反抗亦不能摆脱凶徒……波地在美辰遇袭后,立刻到会友家将他拘捕,但因证据薄弱,而美辰又未能真正看见行凶者的样貌,波地只能向会友不断问话,希望会友在录口供时露出破绽。波地把所有证据交与天蓝,希望向会友提出起诉。天蓝看罢证据大皱眉头,认为证据不足以令会友入罪。美辰无计可施下,提出认人手续。天蓝父亲突然回港天蓝的父亲程突然从澳洲返港,令天蓝措手不及。程表示要见祖赞,天蓝尴尬告知父亲已与祖赞分手,程不相信天蓝的话,天蓝对程的表现甚感奇怪。天蓝致电叔父才知悉程的脑退化症日渐严重,为免再刺激程,天蓝只好假装与祖赞并未分手。丽珊自信 众人惊讶双悦对祖赞极有好感,常借故亲近,令祖赞哭笑不得。律政司各实习生谈及日常工作所遇到的难题,丽珊一脸自信的表示要成为律政司内最快作开案陈词的人,众人被丽珊的过分自信而吓倒。奕行与慕芝在图书馆内相遇,奕行兴致勃勃的与慕芝大谈祖赞和震滔的宿敌对决,天蓝听罢即一脸严肃的告戒两人不要对事情妄下判断。 天蓝相约祖赞回家吃饭,祖赞高兴带同鲜花赴会。岂料,祖赞看见程与天蓝出现,亦一脸愕然。天蓝把程的情况如实告知祖赞,要祖赞合作扮尚未分手的情侣,祖赞乐意奉陪。波地与美辰未有放弃搜集会友的犯罪证据,祖赞亦埋头为炳源翻案找寻新证据,两面夹击下,警方终找出有力的证据。祖赞震滔球场争胜波地与祖赞一同参加「司法警界同乐日」的活动,震滔带著一众律师与祖赞的律政司队比拼球技。双悦特意到场观赏,亦趁机向祖赞献殷勤,天蓝看见祖赞看起来大为受落,不禁暗自神伤。 波地不满震滔阴招震滔为求胜利,常使阴招撞开祖赞等,波地看在眼中替祖赞大感不值。震滔得知团队比赛未分胜负,即场提出与祖赞一对一比赛,祖赞欣然接受。震滔再次以手撞伤祖赞,终获胜利,天蓝一直冷眼旁观,对震滔与祖赞的争雄好胜,一脸不屑。双悦看见祖赞受伤,大感心痛。波地气得口没遮拦,直指震滔一向针对祖赞,事事也要与祖赞比拼。-------------------字数限制,其它集数参详http://baike.baidu.com/view/7734976.htm-------------------------